您的位置 : 天智小说网 > 小说库 > 灵异 > 鬼门棺

更新时间:2020-01-06 18:27:46

鬼门棺 已完结

鬼门棺

来源:有书阁 作者:苗棋淼 分类:灵异 主角:卫平姚洛妍

《鬼门棺》是苗棋淼最近创作的 灵异小说,作者文笔极佳,题材新颖,推荐阅读。《鬼门棺》精彩章节节选:跟鬼魂打交道的人里,有一类叫做杂门,这类人走的是野路子,算命占卦,风水,灵符,跳大神样样都会一点,样样都学不精。上面没有师门,下面没有帮手,谁都瞧不起。我就是杂门的传人,可我却把术道折腾得天翻地覆,人...展开

本书标签: 种田小说 古代小说

精彩章节试读:

鬼门棺 第二章 报恩报仇 免费试读

“啥?”我仅仅迟疑了一下,就被我爷揪着给按进了缸里:“老实在底下呆着,饿了、渴了也给我忍着,我不叫你,就别出来。听着没?”

“听着了!”我刚不情不愿地答应了一声,我爷就啪的一下扣死了缸盖。

我刚想喊我爷,就听老货郎子说道:“我说老卫,你这是干啥?别吓着孩子。”

我爷话里也带起了火气:“你自己看看他都干了啥!我不把他埋起来能行吗?”

老货郎子寻思了半天:“反正事情都这样了,要不让他入行吧?你自己教他?”

“不行!”我爷停了一会儿才说道:“老卫家这行,从我这辈开始就该绝了。我不听我爹的话,硬是入了行。结果呢?把老婆子搭进去了。”

“我家小子也是非要入行不可,结果,把他和他媳妇儿都搭进去了,给我留下这么个嗷嗷叫的小崽子。”我爷说这话时,已经带起了悲声:“要是没有这个小崽子,我早就不想活了…我能带他入行吗?”

老货郎砸吧着嘴道:“你真舍得让这一身本事都跟着你进棺材?”

“舍不得又怎么样?我更舍不得让小崽子往我老路上走。”我爷往缸盖上拍了三下:“大狗子,你好好待着,不管谁喊你,你都别吱声。困了你就睡会儿,时候一到,我就放你出来。”

我听见我爷叹息了一声之后往外走了,我才松了口气。

如果换成平时,我肯定会想我们老卫家究竟有什么秘密,可是现在我被我爷扔在一口大缸里,冻得全身直打哆嗦,除了想着赶紧出去,还能想什么?

我在缸里待了一会儿就待不住了,试着推了一下缸盖,把脑袋伸出一点往外看了看,见我爷没在,一使劲儿,掀开缸盖从里面爬了出来,窜到客厅那屋使劲儿灌了两口茶水,身上才算暖和了一些,可也饿得不行。

整个地窖里只有牌位下面有吃的,我整整饿了大半天,也顾不上什么“大逆不道”了,跑过去抓起一个馒头就往嘴里塞。我才刚吃了两口,就觉得嘴里冒出一股血腥味。

等我拿着馒头一看,顿时吓了一跳。那馒头上面那层白得像雪,下面却像是在血水里泡过一样,红得刺眼。我吓得手一哆嗦,把馒头给扔了出去。

那块浸过血的馒头啪嗒一声砸在了牌位上,卫家老祖的牌位顿时和馒头一块儿滚了下来。我手忙脚乱地想要去接,可我那下冲得太快,不但没接着牌位,还连带着把供桌上的东西给打翻了一片,烛台、香炉摔得满地都是。

我这下傻眼了,这要是让我爷爷看见…

我正不知所措的时候,忽然听见地窖口那儿传来一阵脚步声—我爷回来了。

我吓得赶紧往回跑,逮着一口大缸,打开缸盖就跳了进去。

没过一会儿,我就听见有人伸手敲缸盖:“大狗子,出来,我来接你了。”

“谁?”我顿时吓得打了一个激灵。上面那人说话的动静跟我爸一模一样,可是我爸几年前就死了,出殡那天我还按着我爷的吩咐打过引魂幡。

“大狗子,你怎么还不出来?”上面喊我的真是我爸,他的声音我一辈子都忘不了,好几回做梦的时候,都听见他在梦里喊我。梦里他的声音跟现在完全不一样。

我爸在梦里喊我时,都是带着温柔,想要过来却还远远地躲着我。可现在他却想让我出去,想把我带走。

“大狗子…”

我爸的声音像是能勾人的魂儿,我明明被他吓得半死,一听见他喊我,还是忍不住抬起头看了过去。

农村的水缸都是木条箍出来的缸盖,日子长了,中间总能露出个缝来。

我头一眼看见的就是木缝间伸进来的指甲。我不知道自己怎么能在没光的情况下看东西看得那么清,他那双手就像是刚抠开棺材,手指盖里全是黑泥和木头渣子。

我眼看着一寸多长的指甲分向两边从木缝间伸进了水缸里,拼命地往两边掰扯着木条。缸盖上的木条子被他掰得嘎吱直响。

我吓得想往后躲时,却从木缝里看见了一颗瞪得通红的眼珠子—我爸当时吊死在了一颗歪脖子树上。我听人说,吊死鬼的眼睛就是红的。

“别过来!”我拼了命地往后缩。可是水缸就那么大,我再躲,还能躲到哪儿去?

“啪”—我爸伸进木缝里的手指盖一下断成了两截,带着黑血从缸盖上落了下来。

我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一截手指盖砸在了我的脑袋上。我顾不上去看手指盖弹到哪儿去了,只知道拼了命地往脑袋上划拉…

就在我差点把头发揪下来时,我爸忽然在上面冷笑道:“你还是出来吧!不出来,你死得更惨。你当这水缸是什么好东西?我告诉你,那是炼人的缸。不信,你自己摸摸,缸底下有没有一层油…”

“闭嘴!”我哪敢去摸什么缸底儿。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给自己壮胆儿,我捂着脑袋使劲儿喊了一声:“你放屁,这缸是空的!”

那人不阴不阳地说了一句:“你确定这缸是空的?”

我脑袋上的冷汗顿时淌了下来。刚才下来得太急了,我忘了自己钻的是哪口缸了。我记得我爷在屋里埋了九口缸,万一我钻错了…

我在缸里吓得要死要活,上面的人偏偏不肯放过我:“你真当爷是什么好东西?你自己回头看看,你身后的水缸壁上还贴着一张人皮呢!”

“啥?”我吓得飞快地转过身,果然看见水缸上有一张人皮。那张人皮应该是个四五岁的小孩,**的皮肤被从头到脚完整的剥了下来,双臂伸展着贴在水缸上,两条腿平伸向了缸底。刚才我正好就坐在了他的腿上。

“啊—”我再也顾不上头顶上还有一个死人,抱着脑袋放声尖叫了起来。

那人却冷森森地笑道:“喊!你使劲儿喊哪!你喊的时间越长,外泄的阳气就越多,等会儿那张人皮吸饱了阳气,就能从水缸上下来,把你活活掐死。想活命,你就上来!”

上去?

我明白了,那人下不来,巴不得我赶紧上去。上去我就是死路一条哇!

可是不上去,我又得对着一张人皮。人皮上那双黑漆漆的眼眶就像是在盯着我看,嘴好像也在一张一合地呼吸着。他真是在吸我的阳气?

我死死地捂着嘴不让自己呼吸,憋得头昏眼花了也不敢松手,除了盼着我爷能赶紧来救我,连哭都不敢哭,生怕哭出声来,再惊动了那张盯着我的人皮。

短短一会儿的工夫,我就坚持不住了,松开手大口大口地喘气。我那一口气还没顺过来,就看见人皮的嘴巴动了两下,蜡黄色的人脸就像是被吹了气儿的口袋,一下从水缸上鼓了起来,一寸寸地靠向了我的面孔。

“啊—”我刚刚喊了一声,就听见外面传来一声像是炮仗似的巨响。我的两只耳朵被震得嗡嗡直叫,本来想要喊出来的尖叫被我硬生生地憋了回去,就像是有口气堵在我胸口里吐不出来。

按我们老家话讲,这叫吓背气了。就是说,人在突然受到惊吓之后,一口气憋在肺里,想吐吐不出去,想喊喊不出来,要是没人及时把这口气顺过来,那人肯定会吓出毛病。

后来我才知道,刚才那声炮仗应该是我爷爷故意放的,为的就是把我那口气憋回去。

我被一口气憋得直翻白眼,却隐隐约约听见我爷在外面喊我:“大狗子,憋住气,千万别呼吸,等着我救你…”

我爷好像还喊了什么,但是已经听不清了,那时满屋子都在乒乓乱响,就像是有人在屋里打架,把屋里的东西都给撞飞了出去,各种各样的声音在屋里乱成了一团。

我看不见自己的脸,却知道肯定把脸给憋得通红,脸蛋子热乎乎的难受,胸口里那口气想顺还顺不出来,只能直瞪眼睛。

就在这时,我眼看着面前那张人皮从水缸上鼓了起来,不几下的工夫就伸出来一颗圆滚滚的脑袋,带着三个黑漆漆的窟窿的面孔一点点地往我脸上靠了过来。

“别…”我伸手向外推他时,他贴在缸上的两只手一下挣开了水缸,像是鞭子一样往我手腕子上抽过来,啪的一下缠在了我手上。

我还没反应过来,人皮就已经扑到了我眼前,嘴对嘴地贴在了我脸上,对着我的嘴使劲儿吸了口气。我只觉得憋在心里的那口气像是被人抽出来了似的,一下子畅快了不少,人却跟着一阵头晕目眩,软绵绵地倒在了水缸里。

我昏过去之前,好像听见有人说了一句:“我还会来找你,报恩也报仇!”

等我醒过来的时候,看见我爷沉着脸坐在炕上抽烟,老货郎吊着一只膀子坐在远处,看上去,他的一只手好像是骨折了。

“爷!”

我刚喊了一声,我爷就劈头盖脸地问了一句:“缸里那鬼临走前跟你说什么了?”

“他说还来找我,报恩也报仇。”

猜你喜欢

  1. 穿越小说
  2. 重生小说
  3. 玄幻小说
  4. 奇幻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